阳光博文 你的空间 知识的容器

南京股民30多万两年炒到550多万 月交易量上亿

高手在民间。随着股市走牛,一些投资技巧高超的大户也赚得盆满钵满。近日,记者见到了南京股民凌松。从1999年入市至今,凌松在A股摸爬滚打了15年之久,穿越牛熊市后最终历练成职业股民。回首去年以来的战绩,凌松从30多万炒到了目前的550多万,持股市值翻了18倍。

神奇的两年

两年翻了18倍 每月交易量上亿

爬了七层楼,来到股民凌松的住处,一进门记者就瞅见桌子上摆满了电脑屏幕。“平时股市交易时段,要同时看6个屏。”这些屏幕分别承担不同的功能,有的屏主要用来看几十个板块的涨跌节奏、个股异动,指数期货、交易系统以及单一板块涨跌幅排名都需要多个屏来显示。

站在窗口向外望去,是一大片空地,凌松表示,小区在迈皋桥附近,好处就是安静,平时操作不受外界干扰。“现在账户每天的波动都在30多万”。回忆起去年以来的战绩,凌松也觉得有点超出预期,“当时只有30多万,如今已炒到550多万,翻了18倍”。凌松告诉记者,去年开通了融资融券业务,当时资金门槛要50万,还向母亲借了10来万。由于有了杠杆,资产增值速度也明显加快。

“以超短线为主,交易超级频繁”。凌松表示,目前每个月的交易量不低于1亿元,个股一般只会拿个两三天。“止损率在60%。比如100只股票中60只是止损卖出,40只股票是止盈卖出的。”虽然过半股票是亏损卖出的,但止盈卖出的股票的收益可以覆盖亏损。

蹉跎的13年

自称运气差 与连续涨停股无缘

虽然最近两年获利颇多,但凌松坦言,自己在股市投资方面绝对是个运气很差的人。“进入股市十几年,几乎没买到过连续涨停的股票,顶多就是一个涨停后第二天冲高。”而让凌松颇为无奈的是,与连续涨停股无缘,却频频撞上黑天鹅事件。“2012年推出退市制度,这个政策黑天鹅就被我碰上了。”凌松回忆道,当时买的ST股出现连续跌停,每天都被封得牢牢的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2012年几乎没有赚钱。

而这一年,凌松已在股市浸淫了13年。但他表示,入市之后很快就碰到熊市,在2006年和2007年的牛市中也并没有挣到太多钱。1999年,凌松才20岁,刚毕业工作不久,当时拿着三四千块压岁钱就冲入股市。“当时正好碰上5.19行情,网络科技股大涨,进入就赚了钱,赚个20%、30%并不难。好景不常,2000年网络股泡沫破灭,很多公司倒闭,股价也出现大跌。这个时候就开始亏钱了。”

虽然亏钱,但凌松开始有意识地了解跟股市相关的信息,“当时主要就是看新闻联播,后来开始看各种财经类新闻”。

感悟市场

熊市中沉淀 学习卖方思维

就这样一边工作一边炒股,A股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牛市,沪指最高冲到6000点上方。2008年,凌松决定辞职做全职股民,这也是他工作以后从事的第六个行业了。但此时,A股开始进入了大熊市。“亏啊,不停地亏啊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凌松也感慨颇多,同时家里也很反对全职炒股的做法。“成功的人刚开始都是不被支持的。”凌松笑着说道。

也就是在决定全职炒股后,每天4小时盯盘的习惯一直坚持了下来。“行情好的时候,大家都是买方思维,每天在选股找机会。但在熊市时,不会因为市场总是在跌,就不去看盘。那干吗呢?研究为什么会跌。这是卖方的思维。”凌松称,正是因为熊市让自己静下来去感觉市场的细节,去找下跌的原因,从经济学门外汉到如今熟知各行业以及其产业链。“如今回过头来看,研究下跌的原因就会知道什么时候该卖股票了,而绝大多数股民的问题就在于不知道何时卖出,永远纠结于卖不卖这个问题。”

回过头来看十几年的投资经历,凌松坦言,“不停地受伤,不停地带伤继续战斗。同时要时刻保持空杯心态,吸收学习、适应速度才够快。某种程度上也是种自虐。”

发散思维

锻炼大脑 每天玩手机游戏

炒股会遇到很多不懂的东西,因此就要先找出原因再一一解决。股民凌松把这个过程比喻成打游戏,“这就像玩游戏一样,过关打BOSS,打不过去就要想办法。”现实中,他也是个游戏高手,每天收盘后必玩的游戏是天天酷跑。“跑1万米大概要10分钟,最长时可以一口气跑5万米,要连续跑50分钟。”凌松笑着说,这样玩下来,手不停地操作感觉都麻木了。之所以要每天玩游戏,也是为了锻炼大脑的灵活度,“交易时段要处理的信息太多,大脑必须高度活跃。”

与中线投资不同,凌松认为,短线操作必须对市场风险和赚钱效应高度敏感。除了反应快以外,炒股还必须要有丰富的想象力。“不能沉浸在当下,思维必须要发散,要能联想。”他以比亚迪为例,在出现大跌前,吉利汽车已先行出现大跌,“一些敏感的投资者就会事先嗅到风险”。

现代快报记者 刘元媛


在线咨询